“四小龙”的接班人也走了

保护人士呼吁建立救助中心